水果视频污app

刘倩一夜之间就火了。

等她发现的时候,班群里都已经在用她的表情包了。

她直播时的视频被网友剪辑下来,做成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包,gif动图和鬼畜视频,一时间横扫b站鬼畜区,微博热搜硬是在前十撑了一个星期。

就连季月,都会在她点菜的时候心有余悸地问道:“你今天吃了零食吗?”

连带着,江枫和健康炒菜馆蹭了一波热度,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天天在微博上“哈哈哈哈”,“社长做错了什么”,“求菜团子的心理阴影面积”,然后@刘倩。

对了,刘倩道微博粉丝数一举突破了五十万,有一些广告商联系她想让她在微博上打广告。

刘倩俨然从一个混吃等死入不敷出的十八线小主播变成了一个混吃等死稍有盈余的三线小主播。

一转眼,就到了志愿者日。

至于这个志愿者日是哪任学生会会长一拍大腿决定的,就不得而知了。

星期天一早,一大群睡眼惺忪的a大学生五点钟就在学校门口集合,被两辆大巴车拉去了晨风小学。

等等,晨风小学???

江枫下车的时候看到晨风小学低调奢华的校门和门口种的一排枫树的时候以为自己没睡醒还在做梦。志愿者活动不应该去县乡小学支教,孤儿院养老院帮忙,再不济也该去路边给清洁工阿姨送瓶水。

嘴边美人痣清纯少女周末愉悦生活照

来晨风小学这种贵族小学干嘛?

作为a市最出名的贵族小学,还是私立的,江枫觉得和他们比起来他们这些志愿者可能比较适合被帮助。

“是不是开错了,怎么到晨风小学来了?”江枫问刘倩,他之前在车上补觉,完全每听学生会干事说了什么。

“刘会长说今天晨风小学高年级学生志愿者活动帮助孤寡老人,我们和他们一起。”刘倩道。

江枫瞬间懂了,帮助孤寡老人的同时顺便帮助小学生去帮助孤寡老人。

听起来今年的志愿者活动尤为艰难。

学生会干事在分派每个人的任务。

“这次志愿者活动的内容一共有三项,去后厨帮忙做今天的一日三餐,打扫校园,给孤寡老人们表演节目。那个后厨的任务比较繁重,有哪些同学觉得自己厨艺还不错,愿意去帮忙的呀?”

江枫,刘倩还有吴敏琪齐刷刷地举手。

学生会干事一看,眼睛顿时亮了。

呦,江枫,家里就是开餐馆的,专业!

刘倩,天天做吃播厨艺应该也不错。

另一个妹子…好像是江枫他们社团的,一起的水平应该也不错。

“好,就你们三个,后厨还有一些晨风小学的老师和学生帮忙,打扫需要的人比较多,有没有同学愿意?”

家政社的4名社员:???

究竟谁才是家政社的?

同学你清醒一点,那三个是象棋社的!

江枫三人来到后厨的时候,后厨的学生老师们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

看上去倒是紧紧有条,一个刚到江枫腰的半大的小孩踩着凳子拿着大铁勺看似很专业的搅动锅里根本没有沸腾的白粥,其他的十几个小萝卜头手上都抱了东西走来走去,四位女老师在切菜,丝毫没有江枫想象中的兵荒马乱的模样。

江枫还在感叹贵族小学不愧是贵族小学,即使是一群十岁的萝卜头做事也是如此有条不紊。

下一秒,江枫面前的萝卜头没拿住勺子掉锅里了。

江枫:……

萝卜头伸手想去捞勺子,眼看大半个身子就要朝锅里倾。

江枫一个健步冲上去把他抱下来阻止了即将发生的煮小孩的悲剧。

“没开之前是不用煮的,还有你们小孩子最好不要碰火,去问问你们老师还有什么要帮忙的。”江枫好声好气地劝道。

小孩的眼里满是失落,恋恋不舍地盯着那口锅。

“就是家里不让碰火我才来这里的。”

江枫:……

你们不进行义务教育的小孩都这么秀吗?

“刘承陉,不许碰锅!”离江枫最近的一个正在切南瓜的女老师放下刀对着想捞勺的男孩厉声道,转头又对着两个一人抱着一小袋面粉的女孩吼道:“项静文,胡雪慧,给我把面粉放回去!”

江枫:……

好吧,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女老师把头转向江枫三人,刘倩已经拿出了手机,吴敏琪已经开始打量厨房和摆在外面的食材了。

“你们是a大的志愿者吧,我姓陈,陈老师,蓝衣服的是王老师,黑外套的是周老师,另一位也是周老师。麻烦你们帮我们看一下粥吧,这小孩子比较喜欢捣乱,可能会有些麻烦。”陈老师道。

“陈老师,你们是要煮南瓜粥?”吴敏琪发现这四位老师都在切南瓜。

“嗯,我们这次组织志愿者活动是忆苦思甜,三餐都比较简单,而且我们学校的人也不多,三个年级加上老师和老人们一共二百来人。”陈老师解释道,“南瓜都是有机南瓜,我们学校自己的培育基地里种出来的。”

帮助孤寡老人的同时带着孤寡老人一起忆苦思甜……

江枫对于这次魔幻的志愿者活动已经无力吐槽了。

“我来切菜吧,你们切的南瓜太大块了到时候不好煮熟。”吴敏琪不由陈老师反应就拿起了菜刀,手起刀落,刷刷刷的,把之前陈老师切的略显大块的南瓜全部剁碎成泥。

“有红薯吗,这个南瓜不甜,到时候煮起来没什么味道。”吴敏琪问道。

“有有有。”看吴敏琪切菜都看愣了的陈老师如梦初醒,冲着在角落里互相砸土豆玩的两个小女孩叫道:“陈曦,陈梦琪,不许砸土豆!你们还有王浩从后面拿两袋红薯过来。”

得到老师指示的学生们朝后面的库房跑去。

“王老师,二位周老师切菜我一个就行了,你们不用忙活了。”吴敏琪就差没有把你们切了也是白切到时候还得我重切这句话说出来了。

另外三个老师放下刀有些茫然。

江枫和刘倩也有些茫然。

好像……没我们什么事了。

粥都在锅里了,切菜吴敏琪一人全包了,剩下的也就是洗洗红薯刨个皮,一个人就能干完。

其他同学在外面打扫表演陪孤寡老人聊天卖力干活,我们在这里咸鱼真的好吗。

江枫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然后他就看到刘倩点开了直播。

???

wtf?

Tagged: